正在阅读: 中金受罚两保代现身:受罚保代仍未火荣贵更换 中金实力待考

中金受罚两保代现身:受罚保代仍未火荣贵更换 中金实力待考

2019-06-11 20:35:34来源:新浪新闻
中金受罚两保代现身:受罚保代仍未更换 中金实力待考 2019.06.11 20:01:12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中金公司受罚两保代又现身!首单保代受罚科创企业下周上会,这两名保代仍陪同“上阵”

来源:券商中国

在发生保代被罚风波后,交控科技的一举一动受到市场的高度关注。

紧锣密鼓之下,近日科创企业陆续进入待上会状态,目前共有13家企业确定了上会时间。其中,上市委第4次审议会议显示,交控科技将于6月17日下午上会。

然而,从其披露的意见落实函来看,交控科技签字保代仍为此前擅自修改文件被罚的万久清、莫鹏两人。此前坊间猜测的“立即开除”、“更换保代”、“项目命悬一线”等情形并未发生。而在中金公司近期新科创项目获得受理的情况来看,其仍在科创板“大展拳脚”,尚未因两名受罚保代而产生严重影响。

交控科技三轮问询上会

与多数待过会企业类似,交控科技在上会前共接受了三轮问询,问询问题数量分别39个、9个、6个。从问题情况来看,主要为财务数据相关问题,如核心技术贡献(毛利率)、存货、关联交易、应收账款等问题。

在第三轮问询中,交控科技对核心技术贡献毛利率、核心技术贡献收入占比等内容进行修改。修改后数据显示,交控科技在2016年至2018年核心技术贡献的收入分别为8.59亿元、8.45亿元和10.99亿元,该项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96.85%、96.03%和94.52%。

此外,针对综合毛利率下滑的情况,交控科技表示,市场竞争逐步加剧导致公司综合毛利率有所下降。报告期内,公司信号系统总承包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29.20%、30.62%和25.21%。交控科技称,随着行业技术水平进步以及市场竞争加剧,未来如果公司不能保持产品的持续创新,可能面临毛利率下降的风险。

另外,在“临门一脚”的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中,监管再次列出4个问题,交控科技对其进一一进行回复。

问题一:请发行人就发出商品余额较大、库龄较长的原因做进一步说明,并补充说明存货坏账准备的计提是否充分;

问题二:请发行人结合报告期同期经营情况进一步分析并披露报告期内一季度业绩的变动情况,说明业绩变动的原因并进行风险提示问题;

问题三:请发行人结合敏感性测试的结果进一步完善招股说明书风险因素章节关于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较低的风险提示;

问题四:请发行人结合同行业可比公司流动比率、速动比率、资产负债率等相关指标的对比分析,就公司偿债能力作风险提示。

招股书显示,交控科技成立于2009年,主要致力于城轨自主化CBTC(CommunicationBadTrainControlSystem)系统的研制和应用。城市轨道交通主要包括地铁、轻轨单轨、磁悬浮等制式。信号系统是轨道交通列车运行的控制中枢,用于指挥列车行驶、保证列车行驶安全。目前,交控科技已同步开展新一代车车通信(VBTC)系统研发,与国际厂商处在同步开展研究阶段。此次交控科技拟融资5.5亿元,用于项目建设及补充营运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在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中,交控科技将科创板“巨无霸”企业中国通号加入可比上市公司的行列,两家企业均为中金公司保荐。回复指出,中国通号主营业务包括轨道交通控制系统领域系统设计集成、设备制造以及系统交付,主要产品包括轨道交通控制系统、信号系统、通信信息系统等,与公司业务较为相似。

中金受罚保代仍未更换

此前,交控科技的两名保代因擅自修改报送材料遭遇科创板首个纪律处分,彼时在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一时间,“立即开除”、“更换保代”、“项目命悬一线”等传言四散。

而根据此次交控科技意见落实函末尾的签字盖章页来看,万久清、莫鹏仍为交控科技签字保代,并未更换。

从两位保代的履历来看,莫鹏加入中金公司较早。2011年1月4日,莫鹏首次取得“一般证券业务”资格,彼时即在中金公司执业。2017年5月,莫鹏取得保荐代保人资格。

万久清则此前长期在中投证券执业,2007年取得一般证券业务执业资格,2012年获得保代资格。2016年11月,中金公司传出收购中投证券消息,投行部门成为最早发生人员变动的部门之一。2017年9月,万久清执业公司变更为中金公司。

2018年6月,迅游科技更换保荐机构及保荐代表人,新任保代即为万久清、莫鹏。从其简历来看,二人此前参与项目颇多,行业经验丰富。

莫鹏:保荐代表人,现任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执行总经理,莫鹏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分别获金融学硕士学位和管理学学士学位。莫鹏领导及参与了包括消费品、节能环保、新能源、互联网、轨道交通、化工能源、医疗器械、智能硬件等行业多家企业的IPO、再融资及境内外并购项目。

万久清:保荐代表人,现任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万久清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金融学硕士学位,投行从业经历超过15年,曾参与山东宝莫、浙江艾迪西、航天工程IPO项目;恒丰纸业项目;华东科技非公开发行股份项目。

券商中国记者查询发现,在交控科技项目以前,莫鹏还曾参与意华股份IPO(项目经办人)、永安行IPO(项目经办人)、运达科技重大资产重组(项目主办人)等多个项目。

5月21日,上交所及证监会先后发文公布对二人的处理结果。其中,上交所对二人予以“通报批评”的决定,证监会则在上交所采取纪律处分的基础上对其采取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上交所表示,万久清、莫鹏作为保荐工作具体负责人,擅自多处修改了招股说明书中有关经营数据、业务与技术、管理层分析等信息披露数据和内容,并由此同步多处修改了上交所问询问题中引述的招股说明书相关内容。上述修改未按上交所要求采用楷体加粗格式标明并向上交所报告,也未按照保荐业务执业规范和中金公司内部控制制度的规定报送公司内核部门审核把关。

在处罚公布后,二人仍在中金公司就职,且交控科技仍一路闯关至待上会阶段。这一情况引发市场争议。有媒体指出,科创板申报企业应“择良木而栖”,缺乏诚信的保荐人难以胜任“看门人”。

北京某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在IPO中发行人临时更换保荐代表人较为少见,这将进一步拖长企业上市进程,导致延迟数月甚至更长时间。另外,因更换保代而导致项目中止,期间及后续不确定性将进一步增加。

“从现行规则来看,保代遭遇警示函或通报批评的确不会导致发行中止的后果。”该投行人士表示,由于对行为具体细节不清楚,仅从处罚结果来看,交控科技两名保代违规情节可能并不算严重,未影响对公司的实质性判断。对于发行人而言,在即将过会前夕更换保代的意愿并不强。不过,此次受罚对两位保代个人投行事业造成影响,这一点毫无质疑。

的确,在科创板层层问询之下,交控科技在充分说明问题后,其上会进程并未受到直接影响。但由于保代被罚事件,交控科技更多地受到来自各方的关注和考验,这对其来说并非幸事。未来交控科技是否能够顺利过会,在上市后能否得到市场认可,还将进一步观察。

中金公司资本金实力待考

在通报违规之时,上交所表示,中金公司作为保荐机构,在保荐代表人业务管理、保荐业务内部质量控制等方面存在薄弱环节。就此,上交所对中金公司采取书面警示的监管措施,督促其在科创板相关发行上市申请项目中,进一步加强保荐业务和保荐代表人监督管理。

而从近期科创板受理项目上来看,中金公司保荐的科创板企业尚未受到影响。6月10日,首家选择第五套标准上市的科创板企业现身:泽景制药拟募集资金23.84亿元,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

根据标准五,其要求企业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40亿元,主要业务或产品需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市场空间大,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医药行业企业需至少有一项核心产品获准开展二期临床试验,其他符合科创板定位的企业需具备明显的技术优势并满足相应条件。

根据招股书,泽璟制药已连续多轮获得多家有医药行业投资经验的机构投资者投资,截至报告期末最近一次投资后的估值约为47.5亿元。公司多个核心产品市场规模较大,且已处于II/III期临床试验阶段,具备明显的技术优势。

在泽璟制药获得受理后,中金公司获受理企业已多达10个。与其他券商不同的是,这10家企业中有4家企业未选用普遍的上市标准一,且企业类型各具特色。例如,中国通号目前仍为募资额最高的企业,高达105亿元;优刻得采用特别表决权标准二,同样是“独一份”。

从募资规模来看,10家企业合计募资规模高达242.45亿元,而全部120家企业总募资额为1146.5亿元,占比超过两成。根据跟投规则测算,其跟投规模将超过6亿元,如其保荐的多家企业集中上市,将对中金公司造成一定的资本金压力。

[ 位置: 首页 > 游戏 > 企鹅电竞 责编: ]
阅读剩余全文(